21歲,大學三年,花唄欠款三萬!
發布時間 :2019-08-09    發布者:yhc

前一陣子失眠得厲害,我偶爾會為朋友圈里同樣失眠的男男女女充當人生導師的”角色“。

收到JOJO消息的時候,我正在抱著手機和男友出軌的發小聊天。

對話框里多了一條“我最近不太好過”的消息。


隨后JOJO又發來自己支付寶界面已經其他零零碎碎的貸款軟件的截圖:

截圖上花唄那一欄的可用額度寫著- 500,而總額度是12000,也就是說還有-12500的需要還。

而除了花唄之外,還有白條,分期樂加起來竟然將近有三萬塊。


她發來的最后一條消息是:

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欠了這么多錢。

每天一睜眼,想到自己還欠著錢的日子真的好難過,我真的再也不想過這樣的生活了。


我身邊有不乏類似的事情,向我提起自己困窘的也并非她一個。

我曾經問過其中一個友人:花錢的時候沒有考慮過后果嗎?


而他給我的回答是:借錢的時候,沒有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還不起。尤其是想到身邊的人大多都這樣,就好像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但這個雪球不知道什么時候越滾越大,大到每個月要不斷地借錢-還錢-再借錢才能維持自己正常的生活。


到了每個月的還款日,花錢時的快感早已消磨殆盡,剩下的徒有焦慮。

超出接受范圍的欲望就像是無底洞,把原有正常的生活一步一步引向黑暗。



宮部美雪的《火車》里有這樣一段話:

金錢的桎梏甚至能套住街道的足踝,遑論是人的,其套牢的程度會更加嚴重。被套住的人愿意就這樣干枯至死呢,還是肯努力揮舞意志的刀刃,斬斷足踝逃脫而去?

其實他們每個月都有想過努力擺脫現在的生活。


想著幾個月內咬咬牙,大不了就少點一些外賣,日子過得窮苦一點,一 定要把錢還完再享樂。

但卻又在看到zui新款的口紅又或是限量版球鞋時,想著:這是zui后一次。把某個深夜因為暗自許下的諾言又拋諸腦后。


如此往復。


我們一代人,似乎對錢沒有實質性的概念,線上交易的虛無感。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水到渠成。

在物欲橫流的社會中,我們只需上繳自己的相關信息,用身份證做保障,輕而易舉就能躋身于紙 醉金迷的生活。

看過這樣一個觀點:

這個時代倡導的正是“我花錢,我存在”。很多人是通過消費、沖動型購物來尋找自我意義的。“購買”讓我們覺得自己跟這個世界還有一點關系。

你舍不得那些漂亮、好看、具有品質感的東西,是因為潛意識認為自己會配不上它們。

試想一下,你買過多少原本自己不需要的東西呢?


被社交平臺這樣肆無忌憚的煽 動下,那些正大光明放縱自己欲望的人得到了什么呢?

我們以為是把自己活成想要的樣子,殊不知我們得到的只是債臺高筑的幻想。


損害人的不是信用卡、花唄、網貸軟件,而是永遠填不滿的虛榮心和欲望。

《圓桌派》里馬家輝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欲望比收入少一塊錢,就是富裕。欲望比收入多一塊錢,就是貧窮。


我想告訴大家的是:超出自己范圍來享受花錢的快感,是擁有無法支撐自己擁有時的底氣的。

你目前只有1000塊,就把1000塊的生活過好,有2000,就本本分分,過好2000的生活。

不要在只有1000的時候,盤算1萬塊的生活,那種生活,現在還不屬于你。

在欲望趨勢下找到快速實現愿望的捷徑,終究是不可取的。


如果你真的想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,努力就是了。

就算沒有得到上天的偏袒,至少走得每一步都擲地有聲,做得每一次努力都可以得到等額的回報。

借來的光鮮亮麗,遲早是要還的。


如果你已經深陷在透支和負債的困境中,也不要將自己貼上“一輩子就如此“的標簽。

克制住自己的欲望,實現自己的價值,總有一天你會度過這段人生艱難的時期。


“當你緊握雙手,里面什么也沒有。當你打開雙手,世界都在你手中。“

最后,在這里想向大家科普《奇葩說》上姜思達曾經給過一個克制欲望的小妙招:

有錢買的時候,就跟自己說“喜歡喜歡真喜歡”。

沒錢買的時候,就跟自己說:“呸,真丑!”

嗯,真丑!

- END -

#你的花唄還完了嗎?#



螢火蟲官方微信
 

在線客服

500彩票